首页>精品游记>详情

城曲筑诗城——耦园

城曲筑诗城

李嘉旺

觉得人一生中能够遇到多少风景,不单单取决于你行了多少路,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增长的是识见,却不一定真的领略了路上的风景。在我的经历中“遇见遇见,错过错过”的经历实在不少了,往来于苏州这座城很多次了,却少有时间停下来仔细的看看,这次下定了决心要抽出一些时间看一看……

 

苏风物值得观赏的实在很多,对我口味,和着心情的却真要思考取舍,我想了半日终于决定去平江路以及耦园。三年前我刚刚来到苏州的时候就住在这附近,那时候常常在黄昏的时候混进苏州大学,找个便宜的文印店只为省一点打印求职简历的费用,然后在学校的食堂里吃一碗便宜的苏式汤面,那时曾不止一次的走过平江路的巷口,却从来没想过里面有如此的洞天。

沿着平江路前行,在中张家巷转弯,在这条小巷子里散落了一些很不错的博物馆,这些博物馆都不是很大,但是特色鲜明,比如中国昆曲博物馆。更为重要的是这条小巷里绝大多数还是民居,破旧但是却很有生活的气息,就像这满墙的爬山虎和滋生了青苔的黛瓦。



觉中已经走到了巷子的尽头,那是一条南北的街道,名曰仓街。一直往北,过了通济桥就能看到耦园的指示牌了。不长的一段路却有两口古井,让我这个北方人很是艳羡。

园前身为“涉园”,建于清初,咸丰年间毁于兵事,同治十三年(1874年)在吴中养病的苏松太道道台湖州人氏沈秉成购得废园。时沈氏有归隐之意,故聘请画家顾沄设计,扩地营构,易名“耦园”。

 

当偕隐凉山麓,握月檐风好耦耕。光绪二年(1876)初夏,时年55岁的沈秉成轻揽着妻子严少蓝肩头,对着满园的荷露竹风,他忍不住摇头晃脑吟起诗来。于今百年已逝,从幽暗的屋内透过这精美的窗格子,似乎耳边吟咏之音仍在

园载酒西园醉,南陌寻花北陌归,载酒堂上的对联笑眯眯告诉我们,古人的浪漫远比今天风雅。“十里横塘路,吴娃泛舟来。采莲歌一曲,双桨划波开。翠盖亭亭洁,红衣瑟瑟凉。采花休采叶,中有睡鸳鸯。香风吹嫩荷,凉意动微波。摘得花双蒂,归舟笑语多。”

 

样的生活在光绪八年被打断了。不管耦园里的岁月是何等从容,园外的时局已经坏到了不能再坏。沈秉成的名字在朝廷不断被人提起——因为他在上海做道台,跟洋人打交道有一套办法,还做过两年江南制造局的总办,造过洋枪洋炮。中国懂洋务的官员太少,光绪皇帝就想起了这个说话做事都稳稳当当从来不跟人家争执的浙江人。

“人间最苦是别离,一别如何遂二期。天边鸿雁忽飞至,新诗慰我长相思。”

“凉风吹梦落天涯,回首吴江别恨赊。莫把无情赠碧树,飞红片片散如霞。”

需考证这肯定是沈夫人的思夫心曲。

后七年沈秉成为风雨飘摇的朝廷四处奔走,而他的妻子严少蓝却不幸的在他荣登两江总督的时候病卒。人生离合悲欢大抵如此,相同的情节却又不同的打动着我们,如斯耦园,如斯项脊轩……让人不得不承认有一些情感是人类共有的寄托。家国天下,儿女情长,我们这个民族生而不息所在何处?我在耦园偶的了下面的三张照片。

知道园子的设计者是不是出自上面的灵感才设计出如此精致的廊窗?

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启居,玁狁之故。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忧心烈烈,载饥载渴。我戍未定,靡使归聘。采薇采薇,薇亦刚止。曰归曰归,岁亦阳止。王事靡盬,不遑启处。忧心孔疚,我行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