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园林资讯>详情

虎丘悠久历史

北宋

北宋至道年间( 995-997 年)苏州知州魏庠奏改虎丘山寺为云岩禅寺,由律宗改奉禅宗。景元年( 1034 年)诏以宋真宗赵恒御书三百卷副本藏于寺中,为此四年( 1037 年)特建御书阁。皇初(约 1044 年),又改禅寺为十方住持。此后常为禅僧挂锡之所。南宋绍兴初(约 1131 年),高僧绍隆到虎丘讲经,一时众僧云集,声名大振,遂形成禅宗临济宗的一个派别“虎丘派”。绍隆法师名重宇内,声闻海外,“法席鼎盛。东南大丛林号为 ‘五山十刹'者,虎丘遂居其一。”绍隆于绍兴六年( 1136 年)圆寂坐化于虎丘。虎丘旧有隆祖塔院,在东山庙畔,昔时日本使者来华至苏,必定要朝拜隆祖塔,可见影响之大。宋代在山上创建的还有应梦幻观音殿(石观音 殿)、转轮大藏殿、水陆堂、陈公楼(双井桥)、千顷云阁、和靖书院等。

唐代

到了唐代,為避唐高祖李渊祖父李虎名讳,虎丘一度改名武丘,寺名亦易為武丘报恩寺,仍分东西两寺。顏真卿诗有“不到东西寺,於今五十春。”之句。那时虎丘 离城虽近,但无大路和河流可通,游人需从田间阡陌穿行,如遇雨天还要涉水方能抵达,交通极為不便。宝历元年( 825 年),五十四岁的白居易出任苏州刺吏。这位热爱苏州风物、对虎丘情有独鐘的大诗人有感于此,便领导苏州百姓自閶门至虎丘开挖河道与运河贯通,沿河修筑塘路 直达山前,又栽种桃李数千株,加以美化,并绕山开渠引水,形成环山溪。事后,诗人写有一首五律《武丘寺路》:“自开山寺路,水陆往来频,银勒牵骄马,花船 载丽人芰荷生欲遍,桃李种仍新,好住河堤上,长留一道春。”虎丘山下溪流映带,碧波潺缓,远远望去恍若海上仙岛;从此水陆称便,游人络绎不绝。為纪念白居 易功绩,后人称塘路為白公堤,即今山塘街,河為山塘河,皆长七里,号称“七里山塘”。此后一千一白多年间,山塘成為连结閶门与虎丘的唯一纽带,是从苏州城 去虎丘的必经之路;既是閶门商市的延伸,又是虎丘风景名胜的前奏,歷史上两者有著不可分割的关係,所以明清两代虎丘的多部山志无不将山塘包括在内,一併加 以记述。     

然而,当初白居易开河筑堤不到二十年,唐武宗李炎在位时,崇道辟佛,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灭佛运动,於会昌五年( 845 年)詔令没收寺院土地财產,毁坏佛寺佛像,强迫僧尼还俗,史称“会昌灭佛”。远离长安的苏州也未能倖免於难,建寺已五百餘年的虎丘东西二寺当即被拆得片瓦 无存。但过了不久,佛教又得到恢復。重建的虎丘山寺合二寺為一寺,并从山下迁移到山上,逐步形成保留至今的依山而筑的格局。山下则另建东山庙和西山庙,以 纪念舍宅為寺的王珣 、王瑉兄弟。五代时期,中原分争,江南一隅比较太平。当时苏州是吴越国钱氏政权统治下,仅次於都城杭州的重镇,国主钱 第四子钱元 、钱文奉父子治理苏州数十年,大事修建佛寺、构筑圆林。据记载钱元 “每游虎丘山寺,前路引望已欣动顏色。比至,必规画修缮。”虎丘的寺院和胜跡在这一时期也得到了维修和发展。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根据现代修塔施工中,发现 文物的文字纪年和塔的形制判断,虎丘现有的佛塔,就是五代最后一年后周显德六年( 959 年),亦即吴越国王钱弘在位的第十三年,至北宋建隆二年( 961 年)的建筑。建成后十七年,吴越国“纳土归宋”,苏州正式归入宋王朝的版图。

南北朝

结束南北朝分裂局面,使中国复归一统的隋文帝杨坚,笃信佛教,于仁寿年间( 601 年 -604 年)下诏各州郡建造舍利塔,并由“有司造样送往当州”,也就是附发了塔的样式,以便统一规制。于是,虎丘历史上便有了第二座塔,位于山顶东晋王琴台故址, 不过,据古建筑专家刘敦桢考证,它只是一座方形的木塔,早已无有,决非保存至今的以砖结构为主的八角形塔。这一结论已是毋庸置疑的了。

东晋

虎丘由帝王陵寝成为佛教名山和游览胜地始于六朝。东晋时,司徒王珣及其弟司空王珉各自在山中营建别墅,咸和二年( 327 年),双双舍宅为虎丘山寺,仍分两处,称东寺、西寺,刘宋高僧竺道生从北方来此讲经弘法,留下了“生公说法,顽石点头”的佳话和生公讲台、千人坐、点头 石、白莲池等脍炙人口的古迹。六朝时的虎丘即已建有佛塔,陈代张正见、江整二人咏虎丘诗有“远看银台竦,洞塔耀山庄。”和“宝塔据高垄,经台镇岭头。”之 句,可为佐证。这是虎丘见于记载的最早的塔,废毁已久。

春秋时代

虎丘的人文历史可追溯到二千五百年前,和苏州古城一样历史悠久。相传,春秋时期,这里就是吴王阖闾的离宫所在。公元前 496 年,阖闾在吴越之战中负伤后死去,其子夫差把他的遗体葬在这里。据《史记》等书记载,当时征调十万军民施工,并使用大象运输,穿土凿池,积壤为丘;灵柩外 套铜椁三重,池中灌注水银,以金凫玉雁随葬,并将阖闾生前喜爱的“扁诸”、“鱼肠”等三千柄宝剑一同秘藏于幽宫深处。据说葬经三日,金精化为白虎蹲其上, 因号虎丘。”宋代苏州州学教授朱长文则认为,虎丘因形似蹲虎而得名,并说:“然观其岩壑之势,出于天成,疑先有是丘,而阖闾因之以葬也。”清乾隆帝弘历也 表示赞同:“本来岩壑擅天成,虎踞偏称金气精。”相传,吴国灭亡后的数百年间,越王勾践、秦始皇、东吴孙权,曾先后来次探宝求剑,结果都一无所获,徒劳而返。

远古时代

远古时代,虎丘曾是海湾中的一座随着海潮时隐时现的小岛,历经沧海桑田的变迁,最终从海中涌出,成为孤立在平地上的山 丘,人们便称它为海涌山。“何年海涌来?霹雳破地脉,裂透千仞深,嵌空削苍壁。”宋人郑思肖的诗句形象地道出了虎丘的由来。如今虎丘虽已远离大海,人们依 然能感受到海的踪影,海的信息。人们来到虎丘,未踏进头山门,就看到隔河照墙上嵌有“海涌流辉”四个大字;进山门后,一座石桥跨过环山河,桥被称作“海涌 桥”;上山路旁的一些怪石,圆滑的石体是因为海浪冲刷而致;憨憨泉因为潜通大海,又被称作“海涌泉”;拥翠山庄月驾轩内立有清代学者钱大昕书写的“海涌 峰”石刻。虎丘曾有过望海楼、海泉亭、海宴亭等胜景。在历代文人笔下,更可见虎丘与海的渊源,“海当亭两面,山在寺中心。”(白居易)“宝刹近城郭,峰从 海涌来。”(顾瑛)“尝疑海上峰,涌起自天外。”(王鏊)